坛装甜佩

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半吊子少女

在危险的阴凉中返生


趁着手机还有>10%的电量随便写一点什么。鉴于这个号是非常光明正大的日记号(是的我还有一个阴暗而颓丧的日记号)那么就写一点无伤大雅的东西好了。

有时候觉得如果人与人的关系有进度条就再好不过了。实在是有几个很喜欢想做朋友的女孩子,但是出于各种原因没有熟悉起来,有一点莫名沮丧。不过想了想实际上应该还是因为我不够厉害吧。

最近读的书里面有一本很“咸妙”的书做调味,哲学类书籍也变得活泼了一点。果然还是没什么深意的小说最读得进去啊。突然一下子多了很多书要看,还是有点慌的。刚刚晚上熄灯后在床上读了下一周讲座人的诗集,看第一辑的时候觉得不太喜欢还有点惊恐,某些固定的词/意向诸如“黑暗”啦“顺从”啦“被迫”啦用得太多,反倒是让人觉得内容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深刻。不过到第二辑第三辑的时候就放心了,还是喜欢的。这个题目就是其中一句。略扫过一眼之后发现喜欢的篇目大多是写于2011上半年及以前,想到许是作者本人在这个时间段经历了什么事打算换个文风或深入挖掘点什么,而我又不具备这种欣赏能力,于是就释然了一些,仿佛认定了他的诗是很好的,我的欣赏能力在有限水平内也是很好的。最近一两年来才开始读现代诗,因此读诗的时候难免怀疑自己可能在与诗歌的领悟/共情上面有缺失,因此喜欢的诗歌就变得异常珍贵(虽然还是会时常因此质疑自己的审美太肤浅),对于不喜欢的也是抱着一种“太高级以至于欣赏不来”的平和态度。说到诗歌,最近读的一本觉得很有趣的是石川啄木的诗集,很多俳句都非常可爱。前两天突然想到他,打名字的时候把这四个字无限排列组合,终于搜到了对的人,也终于记住了正确的组合顺序。

手机快要没电了,想到什么就带进梦里好了。回想一下这个号当初是为了写手账而开的,但因不堪忍受初写的黑历史于是把以前的手账都删光了,关注的人也渐渐变得多元化起来。也许以后还是会写手账的吧,希望手账再发上来的时候是很好看很好看的。

写给wuli孟公众号的新栏目的 存一下撸否

夏天是非常非常好的季节。我打小就喜欢夏天,夏天有那么那么多的好玩儿事,可以抱着冰西瓜挖着吃,可以一手一个蛋卷冰淇淋换着舔,可以名正言顺地玩水。

我小学的时候,每每用些酸唧唧的句子形容夏天,尽是“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落一地”之流,现在翻出来又好笑又羞臊。当然啦,那时候是不知道“罅隙”这种“高级词”的。话虽如此,可老师却很喜欢这种乱抒情的记叙文,也常常因此蒙混了高分,落得“这个人写作文不错”的假象。

不过仔细算算,我的小确幸基本都在夏季发生,比方说,考完期末考试出来,心里知道暑假开始了时候如释重负又充满期待的心情、自己闲逛买了一杯冷饮之后手被冷凝水弄得湿漉漉的感觉、在公园看到高大美丽的树木时的感动,诸如此类。

相比一到室外就想把自己团成球塞到地下睡觉的冬天,夏天是可以在吃过午饭后买点饮料零食和好朋友在操场走圈的季节。万年宅如我,对这类日常活动有着莫名其妙的仪式感,在高三有了晚课之后,傍晚的散步更是惬意,为此还专门写了一小段话,不过现在看起来也是酸得不行,由此观之,我还是没什么长进啊。去年高考的时候,和三个好友趁假期去了公园野餐,今年大家也都借了周总理的光无需高考,于是又相约野餐,这大概也算夏日“必须要野餐一次”的奇怪仪式感之一吧。

什么天气都是睡觉的好天气

春天还是很好,虽然东北真正意义上的春天可能只有一瞬间。

上周回小学,见到以前的班主任,没忍住又犯了嘴欠的老毛病,在内心唾骂自己好久以至于到现在还忍不住翻来覆去地想。明明说好了要做很酷的人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但其实还是做不到的吧。

那天还去了离学校很近的公园,阳光非常暖和,风也刚刚好,和同学坐了摩天轮然后在一个半球形的架子上瘫了非常久。这种天气聊天也很好,讲一些小时候无聊的消遣和当时不觉得怎么样但说出来觉得心酸的小事。

想到我以前最大的爱好除了看书就是发呆和跳台阶,感觉我现在宅成这样可能是先天的。还能记得小时候趴在窗台上看行人走来走去,外面很亮屋子里很暗却觉得安心。

现在想想小学看的书大半都忘记了,可能多数都是作文书。看了一部分名著然后等到长大发现有更多名著没有看,但是已经没有那个心情了。初中的时候逮住明朝那些事翻来覆去看了四五遍,也没挡住现在忘记大多数内容。高中就好多了,语文课唠叨又无聊于是趁着上课把图书角所有感兴趣的书都看完了,似水流年啊俗世奇人啊,好像都是高一看的。然后记得比较清楚的就是1984动物农场和村上春树,顺带着稍微看了点夏目漱石和川端康成。高二本来想下爱你就像爱生命,结果下到的是王小波杂文全集,于是也就这么看了。再略过一阵杂七杂八的书就到了开始看加缪的部分,然后就高三了,高三的时候没怎么看书,翻过一点萨特和尼采,李泽厚冯友兰的哲学书也买了,但都搁下了。现在还是在读加缪,只不过加了点古希腊文学。古希腊文学真的太难读。看神谱的时候全程懵逼,认不清谁是谁,只记得乌兰诺斯,这个神真的是很厉害了。

书看了一点,但人完全没有长进。可能小孩子都会觉得自己是special one,有主角光环,地震来了都砸不死的那种。但是越长大越发现,自己实在只是普通得不能更普通了。小时候写的文章,全年级印成范文就觉得骄傲,现在翻出来一看忍不住想搁脚下乱踩,就这种黑历史还年级展览,我的脸真是在早几年前就丢没了。

所以不如去睡觉好了。什么天气都适合睡觉,什么天气都适合暴饮暴食。

不如高卧且加餐。

· 到网红店买东西的时候和wyc不约而同地吐槽说是在为网络营销买单
· 两个alcoholer因为懒惰和怂没有去查好的酒吧
· 最后一天早上订了超市外卖捎了啤酒没来得及喝
· 在机场开瓶的时候把啤酒洒在了行李上
· 只喝了两口就丢掉了
· 不吃早饭就喝啤酒果然会胃痛,下次不能这么干

从厦门回来啦,不能免俗地发波九图。

不过最近有慢慢学着按照自己舒服的方式生活,俗气不俗气也就不重要了,自己开心就好。

在厦门最喜欢的不是中山路沙坡尾鼓浪屿,反倒是第一天眼镜坏掉后为找一家开门的眼镜店而穿越的大街小巷最可爱。

路过居民区,掉了漆的匾上依稀有簇新的韵味,但戏台现在是一群爷爷奶奶的户外棋牌室。问卖肠粉的老板娘眼镜店怎么走,小笼包还未打包好的食客大嗓门讲要过几条路再拐几个弯,嗯,就是在这个阳光透过棚子罅隙漏到小吃摊上的瞬间觉得非常心动。

中午吃小巷子里的沙茶面,恰好老板家的小孩子放学回家,老板娘给他打店里出售的盒饭,一勺接一勺地盛肉。眯着眼看才看清楚,电风扇旁边贴的是他在幼儿园拿的奖状。

南普陀寺开放得不多,好多入口挂着游客勿入的牌子,往里张望看见里面的僧人值班表,觉得很朋。十八罗汉里面有一位成为罗汉的原因用白话文讲,是说他太笨,总是读不懂也背不下经书,但他坚持不懈,于是终于开悟。

在鼓浪屿偶然碰到一座荒废的老别墅,藤蔓花草在门廊郁郁葱葱,大门落了锁,隔着围墙能看到院子里有塑料桌,上面摆只搪瓷缸子。再上一点,透过无窗的窗框看得到开裂的屋顶。

八卦楼也美,可惜只开放了一层,不知道工作人员可不可以上到二三楼去,如果可以的话那就真是好羡慕啊。从博物馆出来之后转向,问修剪植被的阿姨哪里是出口,回答是,这里没有出口。

如果鼓浪屿的旧日时光也是一个没有出口的time loop,就好了。

今日逛地下商场,遇见T恤衫
“酒鬼在此,如遇紧急情况,给我瓶啤酒先”
“年幼时我从不知眼影如此重要”
“kiss me like u wanna be loved”
“fucking awesome”
酒鬼那件拼的是alcoholer,可以说非常可爱了
对alcoholer这件念念不忘,可惜后来逛丢了,于是就没有买到
本来打算穿着这件去喝酒的(sad

今日份的云养猫
觉得身边有个毛绒绒的东西实在太美好了
不怪声怪气地和猫讲话也是一种成熟

今天在一个很偏僻的放映厅看天才捕手。温吞吞的故事意外地很对胃口,气氛布景都喜欢,适合消磨时间。

其实有点怕沃尔夫这种人。光芒太盛。飞蛾扑火是一瞬间的冲动,而苦痛却是要自己慢慢熬。从克制内敛到踹碎玻璃,开心归开心,可心里未免一惊:完蛋了,一旦习惯了这种光芒,分别之后的日子就要骤然变得凄苦了。

觉得他们在屋顶的场景很像左巴和老板。左巴跳脱爽利,有种接地气的浪漫,沃尔夫靠在麦克斯肩上,竟然也有种超越性别的罗曼蒂克。

虽说可能麦克斯是把沃尔夫当儿子看的,但裘花和脸叔年龄太相近,父子不明显,倒有点bromance的意味,沃尔夫在车站追着念稿表白,麦克斯探身微笑,实在小言。

归根结底还是菲茨杰拉德透彻,一百字和五千字又有什么区别,一行好句子才是永垂不朽。

死于37岁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最后那封信的落款always着实戳心。我对你的感情永远停留在十一月的那一天,always.

顺带一说,书稿被删掉的部分我都蛮喜欢,尤其是贝壳和无望的爱。

啊啊啊啊啊爱您!!八百年没上撸否实在抱歉!!

Frances温鱼腩:

恭喜wuli坛考上心仪的大学!!!你最棒!!来和你铁干杯!! @坛装甜佩